灼微

在那年秋季枯燥、灰暗而瞑寂的某个长日里,

沉重的云层低悬于天穹之上,

我独自一人策马前行,

穿过这片阴沉的、异域般的乡间土地。

最终,当夜幕缓缓降临的时候,

厄舍府清冷的景色展现在我眼前,

我未曾目睹它过往的模样,

但仅凭刚才的一瞥,

某种难以忍受的阴郁便浸透了我的内心。

我望着宅邸周围稀疏的景物,

围墙荒芜,衰败的树遍体透着白色。

我的灵魂失语了。

我的心在冷却,下沉,

显出疲软的病态。

                        ————《厄舍府的倒塌》

你想听真话吗?

第一,你进不了乐队,也当不了模特,因为你没有抱负。没有一技之长,在美国,你得和80%的人竞争一份薪水低微的工作。这意味着你下半辈子永无出头之日,直到你被电脑取代。

第二,你唯一的才能就是让男人上你,你的人生会成为痛苦的嘉年华。而当你无法忍受一天,甚至一个小时也无法忍受的时候,情况只会变得越来越糟。

我每天到这间办公室,看着你们这群孩子如此糟蹋自己,不在乎谁不会啊,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去在乎,你们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勇气……

                                           ————《超脱》

姜文的电影真是太对我胃口了!

在这个世界上至今为止能让我为之疯狂的两个人,一个是赛场上的张怡宁,一个是舞台上的殷志源。

两个我认为是全世界最性感的人

(大晚上被撩到捶床揪头发的人如是说到。)

干!!!评论里的链接怎么一直被吞啊……

【源勋】秘密

OOC预警!!!
(请忘记前情的人物设定!!!写着写着就把设定忘了……)

骚话预警!!!女装play预警!!!

〔强×强〕

[温馨提示:没有逆cp!!!没有逆cp!!!虽然前边儿有种逆了的错觉……但是没有逆!没有逆!!!]

造型代入请看图,顺便脑补一下勋这个造型戴金丝边眼镜就行

预警写这么长……接受不了的请赶快撤退!!!

(本人人生中第一辆🚗,母胎单身就这种水平了( ¨̮ ))

🚗🚕🚙🚌🚎🚓🚑🚒🚐🚚🚛🚜🏍🚲🚜

https://shimo.im/docs/mpwccq2oI9k7vDs7 点击链接查看「秘密」,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看一下链接能不能走_(:3」∠❀)_)

车车终于肝完了……肝到心累,让我想想怎么发才能不被老福特屏蔽吧。

(这两天我真是在各种可能的地方不停地肝车啊……👽)

终于下班了……今天就啃了俩玉米,夏天还真是食欲不振。

【源勋】秘密

这本来是辆车车,然鹅由于前情提要太过冗长导致我决定提前把前情发出来~

车车我在努力肝,肝到心力交瘁,为什么我可以把前戏写这么长……🙃🙃🙃

女装play预警!!!!!!!!!!我的恶趣味……
(其实我是写到前三分之一才意识到我把攻写成了女装😂)

预警我都写在前面了,接受不了的赶快撤!!!!!







志英(女装)性感御姐小野猫×成勋眼镜禁欲金毛精英男

“一杯马丁尼。”

殷志源坐在吧台边的高脚椅上,一手撑着头,手指吧嗒吧嗒地在脸颊上跟着音乐打出节奏,目光有意无意地瞟向一个方向。

“看上谁了?”

相熟的酒保熟练地摇晃着调酒杯,一会儿就把一杯马丁尼放在了殷志源的面前。

“喏,那个戴眼镜的。”

殷志源努努下巴指了指方向,酒保顺着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姜成勋。

“那个金毛?看上去可不好泡哦~一脸精英样。”

“呵,你是在质疑我吗?”

殷志源端起酒杯就朝姜成勋走去,

“给你看看什么叫喝最烈的酒,泡最野的汉子。”










姜成勋正喝着威士忌一脸无聊地盯着燥热的舞池,心想着要不要早点回家。突然一只高脚杯出现在了他眼前的桌面上,紧跟着的是一头漂亮的棕色卷发和一身黑色的装束。

殷志源坐到他对面,依旧用一只手撑着脑袋,

“一个人?”

姜成勋瞥了她一眼,随意地嗯了一下。

“来酒吧还穿西装,刚下班啊。”

殷志源捏着樱桃杆用樱桃不停地搅拌着杯子中的酒,抬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人。姜成勋神色依旧淡漠,照旧嗯了一下,想来这种场面他也不是第一次应付。


“电视剧里精英不都是泡完澡穿着浴袍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市中心的夜色然后端杯红酒品味人生的嘛,没想到居然还会来这种有吵又闹的地方。”


姜成勋这才把视线移向对面的人身上,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这在自己的国家其实相对来说还是少见的,鼻子小巧但很挺拔,眼睛blingbling闪着光,妆比起周围其他女人的浓烈还算可以接受。

“来不来酒吧是我的自由,小姐您管得或许有些太多了。”

姜成勋微微一笑尽可能地保持风度。

“问不问也是我的自由。”

殷志源迅速回嘴,低下头轻抿了一下酒,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殷志源从不在口头战争中输给别人。

“小姐口齿很伶俐啊,不担心把男人吓跑吗?”

“担心啊~所以这不是主动来找了嘛~”

说着笑了一下就扭过头去看舞池里舞动的人群,身体也随着音乐的节奏而轻轻摆动,闭上了眼睛陶醉在音乐中。姜成勋看着殷志源的侧脸,粉红色和蓝色混合的灯光打在殷志源的脸上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性感,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微抖动。姜成勋有些出神,突然间殷志源转过头笑着对他说:

“我去跳舞,你去吗?”

姜成勋果断地摇了摇头,

“那你看好我的酒啊!我马上就回来!”

姜成勋看着殷志源一路小跑到DJ台前对着DJ说了些什么,刚才还动感十足的音乐瞬间变成暧昧的爵士舞曲。

殷志源随着音乐轻轻地扭动腰肢,朝不远处勾了勾手指,一个个子小小的男人跑了过来熟练地搭上殷志源的腰,两个人配合默契地扭动着。


姜成勋不明原因地有些生气,看见殷志源将目光投向自己后终于转过头正眼看了眼自己对面一直在滔滔不绝的女孩。


殷志源看了一眼自己的位置早就被不明来历的女人占领,嘲讽一笑,

“呵,男人。”

身边的舞伴看着他的样子,心里为那位女孩祈祷千万千万不要去碰他的酒。












“嘿,小姐!这是我的位置,麻烦您能让开一下吗?”

殷志源扯出一丝微笑,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可怕,事实看来是奏效了,位子上的女孩看了眼殷志源又看眼姜成勋,

“你们认识?”

姜成勋因这句话在考虑由于之前的谈话是否可以殷志源列为认识的人的时候,殷志源抢先答了话,

“不认识,不过这杯酒是我的,之前我让这位先生帮忙看一下位置。您说是吗?”


姜成勋对殷志源的态度变化之大有些诧异,但介于事实也只好点了点头。

那姑娘倒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主,这样听了之后倒也将位子让了出来,站在桌子的一边依旧对着姜成勋喋喋不休。殷志源在内心为她的毅力鼓掌,而姜成勋则碍于从小受到的要尊重女性的教育而一直忍耐着。



姜成勋一脸倦怠地听着耳边嘈杂的音乐与喋喋不休的话语造成的混响,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开始觉得自己今天来酒吧就是个错误的决定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小腿正在被一只脚上下磨蹭着,抬头看向对面,殷志源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一点一点地喝着酒,时不时还附和旁边的女孩几句,若不是他的脚顺着小腿一路往上的感觉太过强烈,姜成勋甚至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随着殷志源抬头将手中玩了很久的樱桃捏着杆子放入口中,姜成勋意识到桌子底下那只不安分的脚已经磨蹭上了自己的大腿并且似乎还在继续前进,他脑内的机器高速运转分析着接下来的各种可能性和相对应的应对措施,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分析完就感觉到那只脚的脚趾尖触碰到了一个极为敏感的地带。姜成勋伸手捏着对方的脚踝,从自己的腿上扔了下去,殷志源倒也没什么反应,耸耸肩继续眯着眼咬着那根樱桃杆。


“不好意思我该回家了,就失陪了。”

说完拿起西装就往外走,殷志源目送他的背影离开后也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姜成勋有些气恼,因为自己刚才在酒吧的那些不太符合他行为习惯的举动。他一边走向自己的车一边反复地在脑内告诫自己刚才那种情况就应该把那只该死的脚趁早丢下去。刚准备打开车门一辆帅气的越野车停在了他的旁边,

“嘿!刚刚你喝了不少酒,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

“我这是来告知你一声,不是来问你的意见,所以你拒绝也没用。”

殷志源认真地说着如此荒唐的话导致姜成勋由于惊讶而失语了几秒钟,而不是第一时间抓出他语句中的错误,然后狠狠地反驳回去。但好在他理智尚存,飞快地拒绝接受这番说辞。


“你一开车我就打电话报警让他们来查你酒驾,你可喝了不少,说不定人家警察叔叔为了表扬我有益社会安全的行为而给我发锦旗呢!到时候我可谢谢你了哦~”


殷志源一脸坏笑地趴在车窗上,静静地等待着姜成勋的反应。姜成勋这辈子哪儿听过这种不像话的理论啊,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只好叹了口气认命似地绕过车头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空气中混杂的引擎声和导航声让气氛有一丝丝诡异。姜成勋没忍住瞟了一眼正目不斜视开着车的殷志源,心想着:


「单手开车的女人还挺少见。」







“到了。”

“那今天算是谢谢你了,回去当心点。”

姜成勋说着就要开车门下车,拉了拉门把手却发现门开不开,他转过身发现殷志源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麻烦能把把门锁开开吗?”

“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很好,又一次答非所问。姜成勋觉得自己的好脾气都快被消耗光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从小到大所被教导的待人接物的方式究竟是不是对的,不然今晚怎么会一次又一次地让这个女人得寸进尺。

“我请你上去坐坐你就开门是吗?”

“你觉得呢?”

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姜成勋生气归生气,但是很久没有发脾气的他似乎都有些忘了该怎么发脾气了。

“那好,我请你上去坐坐。”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殷志源开心得露出了可爱的门牙,欢快地拔了车钥匙蹦下了车,相反姜成勋的脚步就沉重得多。










“你坐也坐过了,是不是该走了?”

“是啊,那我走咯~再见!”

殷志源这次动作爽快得让姜成勋惊讶,带上门就这么潇洒地走了。他这么潇洒反而让姜成勋心里有点空落落的,总觉得之前殷志源缠着他的举动不会都是在整他吧,这么想着又突然有些心塞。突然门铃又响了起来,

「落了东西吗?」

“怎么又回来了,落了东……”

门一开话都没讲完殷志源就猛得扑了进来,一把吻住了他觊觎了一晚上的嘴唇,脚朝后一勾就将门带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