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微

今天在迪士尼发现《勇敢传说》的知名度是真的相对较低了。热疯了……

【源勋】Cabaret (Ⅵ)

可歌可泣,我们的呆瓜小殷同学终于开窍了!!!

因为怎么想到想不到让他主动开窍的方法,所以只好派女王诱受主动了,真是辛苦啊~

写这篇文的时候我想的一个词是性感,他俩之间的爱情应该是性感的爱情,因为这两个人气质完全不同但都真的非常性感,能不能勾到你取决于他俩想不想勾你😏

跳舞那里请自动脑补两个人低音炮+气声调情

so~let's go








(3)舞会

姜成勋也真是说到做到,第二天就跑到殷志源的学校,顶着一群女生花痴的目光,分别找借口跟那几个女生搭了搭讪,很快给殷志源选定了舞伴。

“所以说,这件事解决了的话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你……会跳舞吗?”

姜成勋端着咖啡杯向殷志源挑了挑眉。

“不会啊,什么了?”

殷志源捧着奶茶一脸纯白地反问,姜成勋看着他简直无语得想把殷志源的头皮扒开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构造。

“你……你牛逼,喝奶茶的男孩子果然不同凡响,呵。”

姜成勋郁闷地将手中的咖啡一饮而尽,

“所以你难不成想让人家姑娘带你跳?”

“不可以吗?”

殷志源还是一脸无辜,姜成勋刚想骂他但看着这张脸又开不了口了,只好叹了口气,

“当然不行了,怎么说也得你带着人家跳啊……这样吧,我来教你,明天下午2点,就在套间客厅里。”

殷志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了,总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第二天下午,殷志源放学回到家打开套间的大门就发现客厅的长餐桌被移到了一边,上面摆放着一台复古留声机,姜成勋靠在窗边等着他,等他把包放下就笑着向他伸出手作出邀请。

“我手搭着你的肩,你手就搭在我的腰上就好,不是,你手别这么僵啊,自然一点,放轻松~”

姜成勋引导着殷志源,实在看不下去他僵硬地悬在腰部的手,直接亲自把他的手牢牢地搭在自己腰上。另一只手也牵起殷志源的手,十指相扣。

“我出左脚你出右脚,我退你进,懂吗?很简单的。小心点,可别踩我脚啊。”

姜成勋朝殷志源笑嘻嘻地说道,殷志源被这笑容晃了眼睛,不出意外地踩了姜成勋的脚。

“算了算了,你步伐都知道了吧,自己先练一练,我去喝口水。”

姜成勋走到一边倒了杯水喝,靠着桌子盯着因为歉疚正乖乖练习的殷志源。

「真可爱~」








当被邀请去舞会的姜成勋站在角落端着香槟看着殷志源踩了无数次舞伴的脚导致人家姑娘气得随手拿了杯香槟就泼他脸上跑开的时候姜成勋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高兴……

“你这样让我这个老师很有挫败感诶……你应该没告诉别人你跳舞是我教的吧。”

“没有,就是有点儿紧张。”

殷志源接过姜成勋递过来的手绢,擦了擦脸上和身上的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还跳舞吗?”

“不了,跳得又不好。”

“可我想跳,你陪我跳一支吧。”

姜成勋朝殷志源眨眨眼睛,

"你看因为你我辛辛苦苦做好的西装都报废了,你是不是该补偿我一下?"

姜成勋拿起一杯香槟递给殷志源,殷志源看着姜成勋想了一下便接过高脚杯一饮而尽,姜成勋更是咧开嘴笑了,抬头将香槟饮尽,拉着殷志源走向舞池中央。









“跟你说了多少次放松。”

姜成勋拍了拍殷志源搭在他腰部的手背示意他放松,看殷志源似乎并没有改变后干脆松开另一只手,将殷志源的两只手都搭在自己腰部,自己双手都搭在他肩上。

“好好跳,别砸我招牌。”

姜成勋凑近到殷志源的耳边低声叮嘱着,感受到殷志源身体的瞬间僵硬后一脸得逞地偷笑了一下,两只可爱的兔牙也露了出来。






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刚才欢快的乐曲变得舒缓起来,

“殷志源。”

“嗯?”

“你谈过恋爱吗?”

“谈过。”

“什么样的姑娘?”

“嗯……很美丽的姑娘。”

“那为什么分手呢?”

“她嫌我吻技差。”

说完两个人对视一眼,都低下头笑了起来。殷志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回突如其来地开这种玩笑,一抬头就看见姜成勋低着头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你信了?”

“信,干嘛不信?”

姜成勋稳了稳呼吸,歪着头盯着殷志源的眼睛挑了挑眉。

“你就这么不信我的能力?”

“是啊,你个小屁孩能厉害到哪儿去?”

姜成勋不笑了,腾出一只手用指尖滑过殷志源的脸颊,一路滑到耳后,顺势用双手揽住殷志源的脖颈,手指尖在后颈的皮肤上打着圈,

“所以……要让我见识一下吗?”

“我我我我我我……”

看着殷志源紧张到结巴的囧样,姜成勋低头笑了一下便手一用力,将殷志源压向自己堵住了他的嘴。

姜成勋熟练地用舌尖舔过殷志源的贝齿、扫过上颚,直到两个人都有些气息不稳了才离开。两个人额头相抵,互相依偎着低声喘息,身体随着音乐轻轻摆动。

“你吻技真的不怎么样哦~”

姜成勋低低地笑了起来,殷志源则加重了手臂上的力量将人搂得更紧了,一只手也不安分地向下移,最终停留在对方的翘臀上捏了一把。姜成勋“啧”了一声,很自然地反手将对方作祟的手重新拉到腰部。

“老实点,刚想夸你是乖宝宝来着。”

“那我乖一点有没有好处啊?”

姜成勋看着殷志源因为期待而闪闪发光的眼睛,轻笑着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对方的鼻尖。

“你想要什么奖励?”

“我……我想和你上床。”

殷志源犹豫了一下可还是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原来你是这么直接的类型嘛……不行哦,你还没到18呢,你知道在这儿跟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我会怎么样吗?我可不想吃牢饭。”

殷志源眼中的光芒以肉眼可见的趋势暗淡下去,

"那……亲吻教学总可以了吧,没人教我怎么可能会好嘛……"

殷志源声音闷闷的,眼皮也耷拉着不敢看着姜成勋。姜成勋则直接蜻蜓点水般地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好啊,不过话说在前面,包教包会,收费很高,接受先授课后补款哦~"

"那我一定会把补款补得足足的~"

殷志源故意将声音压低在姜成勋耳边用气声说出这句话,这让姜成勋第一次将他和性感这个词联系起来,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日后几乎要被殷志源性感得鼻血直流~








两个人就这么在舞池中晃到了舞会结束,两个人并排走着回家的时候,殷志源冷不丁问了一句,

"所以我们现在算是在谈恋爱吗?"

姜成勋简直想把白眼翻到天上去,心想什么性感,根本都是错觉!

"不然呢?你个呆瓜!"

"那……"

殷志源把手背到身后想了想,跑到姜成勋面前认真地说道,

"那我18岁了以后是不是就能跟你上床了?"

"你脑子里一天天都在想什么!!!果然本性都是要确定关系了才会暴露啊~你给我乖一点啊!不然小心我治你系带!!!"






姜成勋一点也没猜错,至此之后姜成勋就踏上了一条从掌控者到哭着求饶的不归路。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小殷同学突然这么open人设是不是崩了?nonononono,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想到了自身经历,我一个闷骚死傲娇摩羯女被殷志源搞到最近骚话越来越多真的都快不认识自己了😂😂😂所以啊,人设是绝对没有崩滴~只是骚话变多了鹅已~]

[最后用了个《心术》的系带梗~不知道能不能看懂]

[摸屁股那里灵感来自我昨天看的一个动图,我待会儿传上来,不知道会不会被老福特屏蔽]



今天随便瞎哼哼的时候突然觉得这首歌的歌词很适合源勋。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

【楠宁】花魁 (七)

终于完结了,卡文真的别提有多难受了

暗戳戳的小车车连个学步车都算不上,写得极其没感觉,自己脑补吧~

照例不上升真人~







被拒之门外这种事怎么可能打得倒张怡宁呢,丧气了一天之后隔天晚上,张怡宁就跑去翻了王楠院子里的墙,虽说因为王楠这个狐狸早就猜到张怡宁会来这么一手而在四周布下的机关让张怡宁吃了点苦头,但到底没下死手,张怡宁的衣裳被剌破了几个口子之后倒也是进去了。躲在廊柱后边看着几个丫鬟从房里退出去之后才蹑手蹑脚地来到房门口,做了几个大大的深呼吸后惴惴不安地打开了门。

"是谁?"

张怡宁一时慌张地不知该说什么,于是便没有出声。

"为什么不说话?跃跃是你吗?你再不说话我可就叫人了啊!来……"

"别别别!别喊!是我,是我!"

"哦~宁公子啊,无论有什么事能否先请回避,小女子正在沐浴,男女授受不亲啊~"

王楠最后几个字转了好几个调,张怡宁知道她在生气,可依旧被迷了过去,空气中充满了水蒸气和花香,温度比外边高些,张怡宁总觉得自己晕乎乎的。









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后,王楠裹着一件白袍子从屏风后走了出来,身上的水珠还没擦干,顺着鬓角流到下巴上,滑过白皙脖颈,最后流向看不到的地方……张怡宁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人哄好了。

"宁大将军这良辰美景不去您那小情人的烟花间,反而翻墙到我这儿干什么?"

王楠叉起手臂戏谑地看着她。

"不是,楠楠……楠……楠姐,”张怡宁收到一记白眼后乖乖地改回了称呼,“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这样。"

“宁大公子,哦不,宁大将军,我哪儿担待得起啊,天色这么晚了,您请回吧。”

“天色这么晚了回去也不安全啊是不是,要不,我今儿个就住这儿吧。”

“哦~住这儿?”

王楠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几下,

“好啊,”张怡宁一听乐坏了,可王楠又一张口立即给她破了盆冷水,“宁公子准备赏多少银子啊?”

王楠从不问她要钱,哪怕当年还没赎身的时候也不曾要过,平日里张怡宁也都是买些小首饰小玩意儿来给她逗她开心,这下王楠是真生气了。

“宁公子还没想好?那就想好了再来吧。来人啊,来……”王楠边往门外走一边喊着。

张怡宁情急之下一下冲上去捂住了王楠的嘴,冷静下来以后才意识到自己正从王楠背后揽着她的腰,水珠和周围的水汽将白袍紧紧地贴在她的皮肤上。室内的蒸汽温度高得让张怡宁觉得呼吸有些困难,想着军营里的弟兄教给她的另一招:直接上。于是用舌尖舔了一下王楠的耳垂。

“嗯!”

王楠被她捂住嘴发不出声音,正想着要怎么样才能挣脱的时候,觉的一个温热湿滑的东西蹭了一下自己的耳垂。

张怡宁明显地感觉王楠的身体抖了一下,然后迅速僵硬起来,她将怀里的人揽得更紧了一些,用鼻尖蹭了蹭王楠的耳朵,对着她的耳朵轻轻说到

“原谅我吧,好不好?”

热气直接钻到王楠耳朵里,让她不禁绷直了身体,狠狠地用指甲掐进手心才让自己放松下来,她反手戳了戳紧贴在她背后的张怡宁的腰窝才 让她松了手。

“这是想用美人计啊?”

王楠捻起张怡宁的一缕碎发打着圈,

“你这招我已经玩腻了。”

手指滑向她的腰带,勾着腰带将她带到床边,

“让你瞧瞧什么叫美~人~计”



(拉灯ing)









纱帐下,王楠支起身子看着身旁熟睡着的人背上一道道狰狞的疤痕,其中最大的一道从肩部蜿蜒到腰部,王楠知道,这就是险些让她丧命的那处刀伤,心疼地揉了揉她的黑发,手指轻轻地抚上凸起的粉色伤疤,顺着伤疤一路向下滑,

“痒~”

张怡宁将头转向王楠眨了眨眼睛。

“很疼吧。”

王楠与张怡宁面对面躺着,摸了摸她的脸颊,眼里满是温柔。

“疼,特别疼。”

张怡宁在外的所有盔甲在王楠面前全部被击碎,轻轻地将自己的柔软全部暴露出来。

王楠坐起来,轻轻地吻了一下伤疤,

“这样就不疼了。”

“嗯,甜的。”








聊一下我的两对本命cp

【楠宁】

楠宁我觉得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一对cp,我一直觉得她俩之间是带着血腥味的,两个人既是队友双打搭档,一起拿过冠军,又是单打对手,互相是对方职业生涯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个人纪录片里一半的篇幅都和对方有关,两个人互相不断地将对方从冠军的顶峰上拉下来然后自己站上去,这种撕裂感真的让我非常着迷。

【源勋】

源勋我最喜欢的是那种若有似无、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感,看他们俩的关系感觉像是隔着一层纱,总也看不清,但隐隐约约有那么一些感觉,这对我这种磕感觉的cp粉真的有致命的吸引力。互相认识那么久,相处模式仿佛老夫老妻,极其默契。而且这两个人真的是从头发丝到脚指头都配得要命!
(大大cp这么多,但就一句话: 正宫不死,尔等都是妃~)

总之,我就是最喜欢这种糖里藏刀的cp,真的非常爱吃一口糖,吃一口玻璃渣的感觉~

你知道什么叫失败,真正失败的人,就是那种特别害怕不能成功,连试都不敢试的人。

做你想做的事情,其他的都他妈是扯淡。

                                     ————《阳光小美女》

Emmmm……卡文了,两篇都卡了😷

一天结束后,没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当我回家后,我可以确定的知道,你在巧克力中加入蛋黄、糖、牛奶,它就会变得浓稠,这真是种安慰。

                                      ————《朱莉和茱莉娅》

考完试放假在家我一天究竟能看多少部电影呢?🤔

    "我只是希望你能展现出你最好的那一面"

          "如果现在就是最好的那一面呢?"

                                      ————《伯德小姐》